Monday Jul 20,2015 (Cloudy~Rainy)

    每年的七月,除了炎熱的氣候讓人汗流浹背之外,許多的學生,也將在這樣酷熱的季節之下準備進入職場,面臨與學校截然不同的生涯環境。在過去的八零年代,民風純樸,學生打工的數量並不多見,因此大部份的孩子都是畢了業之後,才真正的面臨職場的挑戰。
 
    回想自己的打工經驗,咳咳咳...,唉...真是曲指可數啊!其實,自己小時候家境雖號稱小康,可是,是在小康之下,媽媽還要兼兩份工作才能夠養家,自己,又是個如此膽小的孩子,直到讀了專科的時候,看著同學都在打工,於是,在好奇心與從眾心態,硬著頭皮也跟著去試看看。
 
    印象中,第一次去打工的場所,好像是玩具工廠,到底做了一個月還是兩個月,早已不記得了!只知道每天就是去工廠坐定後,拿起電動工具,拿起會發出怪聲音的巫婆玩偶,將它鎖上螺絲,每天都是這個樣子。至於其他的打工經驗,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去電子工廠打工,當時最有名的是『松木語言學習機!』做了多久,一樣也是沒有什麼印象了,打工對我來說,其實是人生中非常薄弱的一環,唯一的收獲,應該就是靠自己的勞力去賺錢吧?
 
    現在仔細的去回想,當時的我,是最應該也必須要去做打工這件事情,因為,自己家裡一點也不富裕,住在不屬於自己家的土地上,當時家裡根本就無力買房子!住的地方,還是木造的房子,只要颱風一來,外面下大雨,裡面就會尿濕禁啊!可是,當時的自己,根本就沒有意識到,我應該要為家裡盡一點力量,儘早去工作,而不是一路唸書念到專科畢業!就連媽媽也說可不可以不要去唸書,只是當時的我,就傻傻的,一點也不懂得大人的心事啊。
 
    其實,我記不得是在高中的時候還是專科的時候,學校需要我們暑假必須去打工,事後必須附上企業的證明,交給學校,表示自己有真的去打工。不過,我的印象是,那一張證明,我是給別人幫忙拿去蓋個印章之後就交差了,根本就沒有出門打工啊!
 
    現在的大學,似乎已經開始規定,在某一年的期間,必須要將學生放逐去企業實習,當成一整年的學分,用來抵學校的課業。站在個人的立場來看待這件事情,當然是樂觀其成!不過,在台灣執行各種命令,總是爭議很多很大,這樣的實習立意雖好,但是,在執行上卻非常的粗糙與不完善。
 
    首先,學校讓學生去實習,並沒有幫學生進行一個完整的規劃,只要學生找到企業,或是學校提供企業名單,只要學生願意,那就勇往直前了,這樣不對嗎?我們先來看看別國的做法好了:其他國家的做法,是先針對學生個人各方面的性向來決定要往哪一方面去發展,也就是說先進行學生個人的職場性向分析與研究,接著,才去鎖定看看要進入哪一家企業,要從事哪一方面的工作,在個人與企業之間進行謀合之後,接著,還要隨時去評估學生後續工作之後的狀況,也就是說,學校從頭到尾都站在輔導的角色,而不是一個旁觀者!在台灣,卻是相反的做法,只要學生不出事,那學校也落得清閒,企業,更落得找到一個廉價的童工啊!
 
    每次一提起體制內的學校教育,個人就頗有怨言!學校到底是學店還是培育人才的地方?為什麼那些知名的國際人士,都是學校的逃兵?當這些人一進入體制內,就突然的發現,原來,學校和他自己所想像的差太多了!學校禁錮了他們的心靈,箝制了他們的思考天空,於是,只能休學一途,放自己一條生路,改進入企業,念起社會大學,而這所大學所教的,雖然是如此殘酷,卻也是能夠讓這群優秀的人士之所以優秀的唯一途徑。
 
    學校,對我而言,早就已成過往雲煙,再去回想也成不了什麼氣候,可是,自己的孩子,卻仍然身在這樣的框框裡,雖然,現在的課程已經跳脫過去,也比較生動活潑,不過,在我看來,仍然是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,與其對抗教育體制,與其對抗學校,不如好好的用自己過去與現在學到的經驗來告訴她們,社會這所學校比較重要,當她們學到雞兔同籠這樣的問題時,我會親自帶著她們去農場看看,並不會看到雞與兔被關在一起,那只是個計算數學的比喻,而且,這樣的例子很糟糕,真的糟透了!不管學校學了什麼,看看社會這所學校的實際東西會比較重要一些,因為,那是妳們未來所會面臨的種種問題,以妳們看到的為主,千萬不能把學校所學的奉為圭臬啊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陳明生Vincent 的頭像
陳明生Vincent

Return to innocence

陳明生Vinc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